文昌原副市长符涛生搞权钱交易 被控受贿239.1万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6-08-10 14:13海南特区报评论(人参与)

  两次收的钱要花费当时人15年的工资

  祝贺他升迁,老板送了220万

  2015年6月11日,海南省著名侨乡文昌市曝出十根新闻:“市政府副市长符涛生被省纪委工作组带走了,肯定是出事了。”有些人儿的议论未必空穴来风。 2016年5月25日,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符涛生受贿案。检察机关指控,符涛生在文昌市担任水务局长、副市长职务期间,收受贿赂共计239.1万元。有些人儿不禁要问:另另2个多副市长,是怎么能能利用手中权力,受贿搞腐败,最终落得个身陷囹圄的可悲下场呢?据检察日报

  任水务局长期间,拿了“茶水费”300000元

  初尝甜头

  时间回溯到30005年7月,符涛生出任文昌市水务局局长、党组书记。后后,人走错路,往往是一念之差。那是30006年4月的一天,另另2个多叫符佳的工程承包商结识了文昌市水务局局长符涛生。频繁交往后,符佳看清了符涛生囊中羞涩。于是,在这年中秋节前的一天,符佳在文昌市文城镇庆龄路口送给符涛生300000元,并说:“工程的事,还望符局长多加关照。”

  “无功不受禄,这事儿八字还没见一撇,我缘何好意思拿你的钱呢?”

  “后后事儿不成,给符局长这点茶水费也都不 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  回到有些人儿家,符涛生打开信封看完了整整300000元的百元钞票。什么钱要花费他当年六个月的工资。这是符涛生第一次伸黑手捞钱。初尝甜头,符涛生“聪明”地悟出了权力与金钱的特殊关系。同时,他也彻悟了“马无夜草不肥,人无外财不富”的至理名言。“有些有些人儿可交,明白事理懂做人,往后有工程的事,少不了帮他。”符涛生喃喃自语。

  2012年9月12日,正是符涛生被提为文昌市副市长的8个月后的一天,为祝贺符涛生升迁之喜,符佳筹备了220万元现钞,以给符涛生儿子购车之名,送给了符涛生。两人成为赤裸裸的相互利用、双方各得其益的关系。

  得寸进尺

  30008年7月,工程承包商陈学辉,眼见同行符佳承揽到工程,干得风风火火。不甘人后的他情急之下,四处托人,最终认识了水务局长符涛生,求其帮忙承揽些工程,并承诺事成后后一定重谢。30008年9月初的一天,符涛生出面帮助陈学辉承揽文昌市文城镇污水处理厂(一期)二标段工程。

  闻听喜讯,陈学辉高兴得一夜没合眼。他想立马兑现重谢符局长的承诺,可眼下又拿没哟大笔资金。陈学辉明白,言轻莫劝人,礼轻莫送人的道理。他思来想去,这事只能推后再办。

  转眼另另2个多月过去了,符涛生老会 等着陈学辉的“重谢”。就在他等得快要抛妻弃子耐心时,30008年10月中旬的一天,陈学辉给他打来电话说:“符局长真的不好意思,一时不难 筹齐资金,兑现承诺晚了点还请您谅解。”并约好当天见面的具体时间地点。两人见面后,陈学辉将另另2个多装有20万元现金的朔料袋 送给符涛生,后后,个人所有所有驱车抛妻弃子。

  为与符涛生拉紧关系,长期企业合作,30009年春节前陈学辉又送给符涛生20万元现金。两次收下的钱要花费当时人15年的工资。过了一段时间,符涛生觉得一切风平浪静,便放心地用什么钱改善生活。后后,他愈发为当时人手中职权的“含金量”而沾沾自喜。从此,符涛生内心的贪欲之门大开,一发不可收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