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林:“次生丑闻”暴露舆论监督之局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3年7月20日10:21中国青年报评论

  当下热点事件含有有并不是舆论间题值得关注,只是一个多 地方曝出某个大丑闻后,什儿 地方常会连续性地曝出多起丑闻,后能 称之为“次生丑闻”。比如,某地因同时街头激烈冲突酿成血案,引发举国媒体关注后,也将当地混乱的官场生态暴露于阳光下,媒体跑到其政府官网上找信息时偶然发现,当地政府领导在编制上严重超标。

  血案与“编制超标”本不相关,但血案让当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,“编制严重超标”的丑闻也被顺带挖了出来,这就叫“次生丑闻”。地震灾难完后 会有泥石流例如的“次生灾害”,地方丑闻完后 ,举国媒体云集关注接力“扒粪”,官场生态被置于舆论监督的放大镜下,所以有平常被掩盖和忽略的间题都被“扒”出来,形成一波又一波躺着中枪的“次生丑闻”。

  冤枉吗?肯能是真的,当然就让 儿总要冤。间题早该被曝光和揭露,可肯能监督机制的间题而被遮掩,成为监督缺失下“沉没的间题”,曝出来对公众当然是好事。虽然具有偶然性和意外性,却也是有并不是舆论监督的突破途径。“次生丑闻”主要有有并不是暴露的土法子。

  第有并不是是舆论监督“报复性”的曝光。前男友不满某个官员或某个部门的所作所为,但在既有体制下又拿那个部门或官员这样土法子,便会采取“报复性人肉”的土法子去找官员的贪腐间题。比如看什儿 部门有这样超标,那个官员戴的那此手表。所以有地方政府和官员很不争气,根本“经不起监督”。杨达才一被人肉,就查出了经济间题;周久耕一被搜索,就搜出了一堆见不得阳光的破事,从“九五至尊”查出了所以有“次生丑闻”。

  第二种是媒体监督“顺带性”的曝光。某地趋于稳定同时大的丑闻后,比如城管打死人,拆迁引发的群体性事件,往往会引起举国媒体的集中。就让 地方非常封闭,平常基本只是县太爷的“土围子”,过高 监督阳光的照射,每段了所以有社会间题,当然经受不住举国媒体的舆论监督,那此间题总要被顺带着挖了出来。记者到什儿 地方采访,自然也会“捎带”回所以有新闻。

  第有并不是是地方政府错误的危机公关中引发的连锁丑闻,形成舆论次生灾难。趋于稳定丑闻后,地方总想更慢息事宁人和“控负”灭火,但常常是欲速而不达,一蠢再蠢地制造了新的丑闻。典型如当年故宫失窃案,肯能故宫方面应对不当,竟由“失窃门”引出了“错字门”、“会所门”、“瞒报门”等十重门。前段时间延安城管踩人事件,当地昏招频出,也形成了“临时工”、“城管大楼”、“伪造道歉”等多重门,出先一连串次生丑闻。

  第有并不是是顺藤摸瓜式的次生丑闻,案含有案,由同时事件在深入调查后发现有更深的水、更深度1次的间题,手含有更大的“老虎”。

  那此次生丑闻往往都带着很大的偶然性,仿佛总要意外中发现的,充满了戏剧性。这暴露了舆论监督的局限,更暴露了常态监督的缺位和无力。一个多 地方的所以有间题,本地媒体无法监督,甚至形成监督的真空,只有当什儿 地方成为举国关注的焦点时,间题才被异地媒体“顺带”地发现并曝光。当社会间题的曝光基本靠只是的“顺带”和“不小心暴露”,当大家儿的日常监督机制失效和失灵的完后 ,社会是非常危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标题:“次生丑闻”暴露舆论监督的局限)